昔日數錢的手閑不下來的羅蔭國,現在的手,每天用來往小燈泡里裝燈絲。這個向來給別人看臉色的原茂名市委書記,在監獄里不折不扣地完成著日加工4000個燈泡的勞作,等待著別人的認可與表揚。
  羅蔭國在鏡頭有點不好意思地笑說,“不完美才是人生”。
  20日晚黃金時段,央視新聞調查以“高牆里的官員們”為題,透過鏡頭,揭秘了落馬官員羅蔭國、朱育英等人的囚徒生活。一個是原茂名市委書記,一個是原茂名人大常委會副主任。從權力的巔峰,墜入勞改的監獄,鏡頭中的他倆,都理著光頭,獄友都以老羅老朱相稱。如此敏感的鏡頭,在央視黃金檔節目中出現,出現在反腐正酣的勢如破竹之際,著實令世人震撼。其積極意義,遠遠超過了存異的顧慮。
  “高牆里的官員們”,因為形象直觀,因為反差震撼,它可以視作是黨課教育的一次特殊延伸,甚至可以視作黨校之外的一場特殊課堂。
  高牆里只有罪犯,沒有官員。對於違法犯罪的領導幹部來說,這是伸手必被捉的直接後果。對於一些心存僥幸的官員來說,這種“現開銷”的警示效果,比發很多文件、上很多黨課,衝擊力都要來得更強烈一些。據說這個僅在辦公室和家中就被搜出近千萬元、收受賄賂數以億計的貪官羅蔭國,網絡流傳著他在雙規之後的一番狂言,“真讓我交代,我能交代3天3夜,把茂名官場翻個底朝天”。現在,這個一手遮天的茂名狂官,這個把茂名官場、黨的形象折騰夠了的官員,終於明白了他在臺上的人生,因為缺少監獄里這種屈就生存、看人臉色的體驗,而覺得一點也不完美了。對於羅蔭國、朱育英來說,完美的人生是“出來混總是要還的”。這代價實在太大。
  這是從前沒拿出來示人的真實鏡頭。作為官媒的央視,向世人展示高牆里蹲大號的官員沒有特殊性、不搞特殊化,這種脫敏的方式,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社會的疑慮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既體現在官員的懲前,也體現在淪為罪犯的毖後。官員犯罪,即便在服刑之後,也無特殊。這是法治公平的跟蹤體現。因此,還原高牆里的罪犯們、包括職務犯罪的囚徒生活,也是向世人展示一碗水端平的法治公正。社會輿論叫好,便在情理之中。
  事實證明,在位時躺在那兒錢都數不過來、情人多得摟不過來的羅蔭國們,在失去自由之後是完全可以成為勞動能手的。現如今作為優秀的燈泡加工能手,原先的茂名市委書記,兩種人生的截然反差,對於在位的每個官員來說,這種落差的心理體驗與生理體會,不說人人會為之自危,至少睡覺時會在床上多輾轉幾個來回。但是,對於社會來說,不能在叫好聲中僅圖個解氣,看個洋相,說個下場。否則,反腐便會停留在殺一儆百的感官刺激層面,不能觸及制度反腐的籠子構建。
  高牆里的官員們,作為這個時代的反面教材,今天在央視新聞中被脫敏,只是一次報道題材的突破,離官員犯罪懲前毖後的全面公開,還有一個常態化的過程要走。社會大眾既想看到官員如何落馬,也想看到落馬後的官員,在接受審判、接受改造過程中的真實狀況。既想看到蒼蠅的獄中生活,也想看到老虎的監內改造。並且,這種常態化的跟蹤報道,能夠在消除特殊化、神秘化等種種社會疑慮的同時,一記警鐘接著一記警鐘,讓更多的官員懂得防微杜漸,懂得珍惜權力。
  在處理好反面教材的資源利用,與罪犯人格尊嚴的法律關係基礎上,讓越來越多的官員罪犯講述自己的人生,讓更多高級別的犯罪官員為在位官員和社會大眾現身說法,既是反腐的需要,也是輿論體現法治公正公平的社會需要。因此,人們希望,今天羅蔭國的囚徒生活,只是高牆里的老虎們開講的第一課,只是一個剛剛拉開的序幕。
  (原標題:讓“高牆里的官員們”常亮亮相)
創作者介紹

PS Store

lz49lzzbs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